论坛   文学小说   那三两年的事儿——梦中惊魂
返回文学小说
发新帖 回复
查看: 402|回复: 1

那三两年的事儿——梦中惊魂

[复制链接]
楼主

2

主题

3

帖子

1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8
发表于 2019-7-13 10:18: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那三两年的事儿——梦中惊魂
2019.07
       编者按:以连载的形式浅显表述这三两年的林林总总,实事求是就2015年以来自我真实经历书写成文字,算是对家的一种怀念吧——这儿有爱的和风细雨、这儿历经风雨交加、这儿曾经狂风骤雨……见闻成长,愿春风化雨从这里起航,唱响风和日丽的向往!
       脚下莫名一滑,重重摔倒在地。肥头大耳、獐头鼠目一个个欺身近前——嘲笑、冷笑、狂笑……那身后已然染白的双鬓瑟瑟喃语、亘古慈祥的笑容下隐含闪闪泪花。
       睡梦中蓦然惊醒,愧疚于心底再次不断蔓延,说不出什么样的心情翻腾着。
       艰难跋涉的路上,多少彷徨、多少无助、多少酸楚伴随着成长的惊喜、惊醒、惊梦、惊吓、惊愕、惊骇……一步步走来。
       40年弹指一挥,没有收获。特别是“梦滑”铁路2015年动迁以来,酸甜苦辣的记忆里迷糊认识了世界,一幕幕人性的丑恶、欲望的卑劣彰然眼前。
       今夜无眠!灯下轻展Word文档,翻捋那已斑白两鬓、凝望那佝偻身影、细数那沧桑岁月的深深皱纹、眷握那粗糙老茧的双手……在捧着伤感的泪痕里轻描这许许多多难眠的不羁情怀。
       随着“梦滑”铁路10月1日的通车,历时300多年风雨的上张台湮没于浩瀚的历史长河。恍然,近80高龄的父母已相伴44载。
       昨日之事美丽缠绵,悄然的遣忘中我始终无法成长以带圆你们晚年的梦。不仅如此,还要搬离那生活了甲子岁月的田园。
       一年一年的风霜遮盖不住笑颜、一次一次的叮咛油然耳畔,风风雨雨的四季里始终有一道关怀的目光盈然、一步步默默相送的双眸殷切中注定了今夜的难眠。此时,落寞的心有谁能体会?不道春花秋月无情,是那苍老寂静无声!
       许许多多时日沉浸于他们怀恋的目光——一步步颤离、一场场泪酸定格于2018年6月16日那再也回不去的家,只能这样以浅薄的文字原味浅叙昨日记忆,以宽慰无法圆梦他们眷守家园的这颗心。
       三年来的拆迁纠执,记忆小船摇摇欲坠中的各色面庞到底扮演了何种角色?我辨别不了,就这样任由瑟瑟夜风拂动满街的霓虹诉说人世间种种莫辩的是非曲直,恋恋回首点点弱许的美好。正所谓:
       颤然惊魄玄中醒,喟尔回肠愧又生。 俗世尘缘人莫辨,平心定气叙心声。 (七绝,平水韵)
       那远去了的满是记忆的上张台还回得去吗?双龙二组就这样成了痛得无法触摸的伤,再梦回一次。
       那年冬月初三,艳阳高照。乙卯年晌午时分,魅力荆城北偏远的美丽小村庄双龙村一个男孩呱呱坠地。
       转瞬即将迎来人生旅程的第44个秋天。伴随惊醒的梦让思绪飘逸岁月的风中,就这样忆起了过往的一切。   
       儿时的记忆若隐若现,搓泥巴果子玩是常态。三两小子,穿着叉裆裤,猫着腰,晃着头,摇摇晃晃用稚嫩的小手刨点松软的泥土,气喘吁吁的两手捧着仅剩三两口水的葫芦瓢,颤巍巍滴倒向眼中的“小山丘”,嘟嘟啷啷中开始和起泥来,淘点的小子时常眯着眼不忘向那上面撒泡尿,继续着那无忧无虑的童趣。
       不管你我愿不愿意成长,它总是一如既往的向前奔腾,儿时的时光早已随风飘散,一去无踪。
       滚铁环、跳房子、“斗鸡”……的游戏中,六年制小学教育及三年制初中教育戛然而止、丝毫不曾用心的高中生活浑浑噩噩中校外时光占据大半。
       儿时的乐趣浅浅回味,童年的憧憬随梦飘远,校园的豪言沉沦现实。此时,唯有慨叹:少壮不努力,现时图伤悲。
       异地短短年余炙热的木工高架系列操作在亲友的关怀下于1999年辗转来荆并入职忙碌的车间操作,尔后各行各业不断学习中亦无所进步。
       人生旅途,懂得感恩,定会真实宁静中守收获一份平淡的真情。一切,也唯有自己努力。
       人生如梦也如烟,刹那20年光景过。往事历历在目,希望仍在心中,此时一声叹息:一事无成两鬓霜,醉把茱萸感慨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2

主题

3

帖子

1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8
 楼主| 发表于 2019-7-13 10:19:29 | 显示全部楼层
       时光流水,谁能预知明天?
       2012年初,国内最大规模运煤专线工程项目梦滑铁路获批,经沪北省三地香(羊)、荆(懂)、竞(走),其梦滑MHTJ21标从我们村(冻包区贤举乡双龙村)二组自北向南穿越而过。
       2015年5月29日,梦滑铁路沪北段补偿安置征地动迁工作会议召开。一期及梦滑配套搅拌站因建设需要征用了我们家部分田地、林地,在征地及本组村民搬迁过程中,我们一家识大体、顾大局,没说一句过分的话,始终以最高的姿态面对。
       一期桥梁建设,张家太特大桥墩就在我家厢房边,建设部门所画红线紧紧相连。根据铁路保护条例第十条:铁路线路两侧应当设立铁路线路安全保护区『铁路线路安全保护区的范围,从铁路线路路堤坡脚、路堑坡顶或者铁路桥梁外侧起向外的距离分别为:城市市区,不少于8米;城市郊区居民居住区,不少于10米;村镇居民居住区,不少于12米』,我们家房屋即在整体拆迁之列。
       当我们对本地基层和梦滑21标主管协调的干部提出疑问时,他们起初支支吾吾,后来完全置之不理。后在时任理清乡长、理安圆部长协调下,由市铁路部门专业技术人员调研,根据实际情况做出决定:一期予以整体拆迁。
       其间,贤举乡政府包联我村干部委托我所熟悉的区四大家领导之一电话沟通:鉴于你家之特殊情况,考虑为你单独立户进行必要的补偿。我当时很理性的回复:这非我个人能决定。除了主张我自己的权益外,还涉及哥哥一家子和父母的问题,但只要能合理安置这一大家,我个人没有异议。   
       这期间,不断有人放出各种狠话威胁。当时多道区一次聚会,和村支书关系密切、在荆“打得开场面”的某初中同学曾说:咏,识趣点,这段工程我有份,别到时怪我不留情面!”我只是弱弱的回了一句:“你做你的工程,我寻求政府维护我的权益,井水不犯河水。现在是法制社会,旧的黑的一套现在恐怕不好使吧!”
       始料不及。2015年12月15日,乡、村干部楼得宾、鱼两斤一行指挥施工挖掘机来到我们家房屋旁准备强行施工。这时,家人上前阐明了道理,我也在电话里解释了相关法律法规和合理述求,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他们当时没进一步犯错,遂联系我们兄弟于次日16:00协商有争议之事。真不知当时发生了意外,谁之过?
       其时,就个人人身安全问题,我已形成书面文字,交代了相关亲戚朋友,说出来真是一把鼻涕一把泪!
       普通百姓存世何其艰难!此时,还能说点什么呢?当权力不受约束、监督时,一切的发生都很正常。现在的问题不是老百姓懦弱,而是在权力面前、恶势力面前,老百姓好比一只蚂蚁。正所谓:
       古有青天称美誉,草民万万戏中鸣。今朝官宦云遮日,蝼蚁何堪度此生?(平水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文学小说
发新帖 回复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